不怕,寂寞(3)

作者:    2020-06-14 18:29:21   889 人阅读  383 条评论

不怕,寂寞(1)

不怕,寂寞(2)

我用力的挺起胸,看了安婷一眼,她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说:「妳妈又打来说想女儿啦?」

        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 「奇怪耶,妳是张曼玉吗?妳妈要见妳还要三催四请,要不要先去参加妳的粉丝俱乐部?妳是在大牌什幺?妳妈也不过是嫁给别人,找到她真正的幸福,是哪里对不起妳了,妳再这样不想谈恋爱,不和家人亲近,妳以后坐轮椅谁要帮妳推?」

        好想知道谁的嘴,臭过谢安婷。

        「妳很烦耶!我不会叫妳帮我推好吗?我要工作了,妳很闲是不是,帮我打报告啊!」我不爽的回应她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就算有时间,也是去约会,干幺帮妳打报告啊?」说完就甩着她的波浪长髮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可恶,老天爷真的是很不公平,怎幺可以让一个女人美成这样,连头髮都这幺亮,身上没有半点赘肉,还比我高上十五公分,我看着她美丽的背影,原本想诅咒她,但又不知不觉的欣赏起她。

        我羡慕安婷,因为她从不为谁伤心,她对每一个人总是可以这幺洒脱,我一直记得上次失恋时,她告诉我,「没有人有资格让妳伤心,除非妳给了他那样做的权利。」

        谢安婷总是不给任何一个人权利,而我只要爱上了一个人,就什幺都给了对方,然后再被伤的体无完肤,为什幺老天爷给谢安婷这种超能力,却什幺都不给我?

        才刚打开WORD,手机又开始震动了起来,我接了起来,很不客气的回应着打电话来的那个人,「干幺?我现在很忙,有事快点说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我妈做了一些小菜,我晚上拿过去,妳会在家吗?」周斯理在电话那头问着。

        说起来,周斯理应该是我哥,在我大学时,单身了很久的爸爸,遇到了美宜阿姨,两个人决定结婚共组家庭,于是美宜阿姨带着儿子周斯理和女儿周诗采来到了我们家一起生活,不过灰姑娘的情节,并没有在我身上发生,美宜阿姨疼我更甚斯理和诗采,于是诗采很常找我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 现在想想,这世界上,找我麻烦的人,还真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 但我仍然坚持大学毕业开始工作后,就要搬出来自己住,因为决定独立这件事,让我和爸爸的关係变的很差,爸爸觉得我在赌气,但事实上我真的没有,我很感谢美宜阿姨对爸爸的照顾和陪伴,但对我来说,家就是只有我的爸爸和妈妈,哪一种组合都无法取代。

        安婷常觉得我很固执,但我只想说,家对每个人的意义都不一样。

当爸妈选择结束,各自找到各自的未来时,我的家就消失了,现在那是爸爸的家,还有妈妈的家,而那两个家,都不是我的家,我在那两个家里,感到不便,感到尴尬,感到不自在。

但我必须说,我喜欢许叔叔,也喜欢美宜阿姨,我可以像朋友那样,和他们相处,但距离家人,我想我还需要一点时间,又或者,不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。

「我不一定几点到家,反正你有我家钥匙,你自己开。」我说。

「知道了。」周斯理说完就马上挂掉电话。

我这个关係很远的哥哥,是个名室内设计师,和建筑师男友麦克,一起开了间建筑师事务所,对,我哥是gay,当我发现他从不交女朋友,又每天和麦克混在一起时,我无数次的告诉他,欢迎他对我出柜,因为我无条件支持他。

但他总是一脸不屑的看着我说:「谁稀罕妳支持?」一整个不识好歹,我唯一能为他做的,就是对大家保密。

周斯理很有才华,得过很多设计奖,还赚了不少钱,家里重新改建的费用,都是他出的,我就负责买了几个垃圾桶,但对我来说,这些都不是重点,我最欣赏他的一点,就是他非常识相,而且不会跟我啰嗦。

我很满意的放下手机时,电话又来了,我想今天大家都有说好,想害我晚上再继续加班。

我接起电话,从大学就是我好姊妹的念华,要约我和她交往八年的男友一起去吃饭。

「晚上不行耶,我要去上重训课。」我拒绝了念华,三十岁过后,吃一样分量的东西,三十岁以前都不会胖,但现在小腹多了一圈肉,都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来的,而且赶都赶不走。

「妳又不胖,干幺还花钱去上那种课。」念华本人就是根竹竿,她可以不用上健身房,但我不是,我个子小,不小心一胖的话,就是哆啦A梦,是哆啦A梦也就算了,重点是我没有百宝袋,这样太不划算。

「对了,晚上周斯理会再拿小菜过来,妳明天来跟我拿,带回去吃。」我对着念华说。

「子晨,妳不要这样啦,那好歹也是美宜阿姨的心意,而且阿理还专程拿过去,妳真的很不懂他们的好意耶。」念华又唸了我一顿。

我就是知道那是美宜阿姨的心意,才会请念华帮我带回去吃,念华会自己下厨,而且还有男友阿凯帮忙吃,但我不会下厨,而且常加班,美宜阿姨做的小菜,常被我放到坏掉,我知道搬出来住,已经让美宜阿姨心里很愧疚,所以我不能再拒绝她帮我做的小菜。

但大家都误会我了,而我也懒的再解释,他们又不是我,哪是三句解释,就可以理解我的立场,这是我的人生,我其实并不在意,别人能不能够理解我,能不能理解,是他们的事,不是我的事。

或许,就像安婷说的,我可能比她还叛逆,只是我自己还不知道。

###

结束了和念华的对话,我总算可以开始工作,然后很不爱工作,却不得不工作的我,接下来的时间,都在耗在报告书上,一直到晚上七点钟才关掉电脑,带着我的运动包包,準备去运动。

经过谢安婷的办公室,她正在补妆,不知道又是哪一个男人又要被开发,我对她说了声掰,她却用着全公司都听的到的音量对我喊着,「莫子晨,阴阳失调光靠运动是没有用的!」

我回头给了她凶狠的一眼,谢安婷坐在位置上,笑的像疯掉一样,名副其实的疯女人。

到了健身房,我快速的换好衣服,找了我的教练艾咪,当我确定要上重训课时,健身房顾问跟我推荐了几个教练,但在我快速浏览过一次名字和相片时,我就马上决定是艾咪了。

不要问我为什幺,就是只有两个字,叫做顺眼。

前面五堂课,艾咪话不多,帮我做了几个测试,专业的告诉我,接下来她会怎幺训练我后,她不像其他的教练,会不停的跟人家聊天,她只会不停的训练我,我们之间有一种很微妙的平衡,我们都在测试彼此的底限。

「再十五下。」艾咪说,我点头。

然后拚了命再做十五下。

「还可以吗?」艾咪质疑,我点头。

然后抱着看不到明天太阳的心理準备,再逼自己做十五下。

「应该没办法了吧!」艾咪再次质疑。

「可以!」我拿起壶铃再做十五下。

但我其实做到很想死,每做一下,髒话几乎都要颷出来,但不知道为什幺,我就是不想对艾咪说:「我不行了」四个字。

就这样到了最后,我完全撑不下去,生气的把壶铃往地上一丢,想对艾咪说句老娘不做了,但话还是吞了回来,很不服气的看着艾咪,但她只对我笑了笑说:「妳真的是我看过,最会撑的学员。」

当然,我人生里的每一段烂感情,都靠我在撑。

从那次之后,我和艾咪才开始有更多的对话,我才知道她结婚了,有了两个儿子,我才知道她老公的名字,和我的某任男友一样,我才知道原来她老公就是我初恋情人。

我实在不想再说,地球真的很小这个老梗,但地球就是这幺小。

(待续)

本文出自《不怕,寂寞》商周出版

不怕,寂寞(3)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