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怕,寂寞(2)

作者:    2020-06-14 18:29:21   869 人阅读  368 条评论

不怕,寂寞(1)

每次吉娜因为安婷找我麻烦,我就会去对安婷发脾气,然后安婷就会一脸无辜,再拨着她的风骚长捲髮对我说:「干我屁事啊。」对,她就是这幺令女人想握紧拳头,但令男人血脉贲张的白目。

        「被叛逆之王称讚叛逆,感觉还不赖。」我回答安婷。

        她对我妩媚的笑了笑,「不用客气,妳也知道我平常最爱做善事了,扶老太太过马路啊,捡街上的垃圾啊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「抢别人男友啊……」我接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 安婷用她的大眼睛瞪了我一下,用气音但非常大声的说:「莫子晨,妳不要污辱我喔。我谢安婷从来没有抢过别人的男人,是那些男人自己靠过来的,那些女人要感谢我,我让她们认清自己男人的样子好吗?」

        我着急的顶了顶她的手肘,「好啦,小声一点。」偷瞄了一下,总经理和吉娜正看着我和安婷,看到吉娜一脸便祕的表情,我知道我等等又要被唸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「安婷有什幺问题吗?」总经理看着安婷说。

        「没有,我只是觉得每次开会很没有效率,只说要开会,也没有说这次开会的目的是什幺,总经理要不要直接宣布重要事项,让大家知道重点之后,各自解散去工作,还有一堆工作等着我联处理。」

        是的,这就是谢安婷,想说什幺就说什幺,总经理虽然对安婷有些不满,但安婷的公关能力非常的强,上次天母店的客诉都上了电视新闻,但她用她的手腕和人脉,化危机为转机,没让天母店的业绩掉下来,还增加了百分之二十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公司是代理国外珠宝品牌,安婷是公关部主任,吉娜是行销部主任,我是行销部组长,原本公关部有缺人,我想请调到公关部,但谢安婷非常不客气的拒绝收留我,因为她觉得我自尊心太高,又不会说好听话,不适合在公关部,于是我只好继续留在行销部,接受吉娜的摧残。

        总经理的表情看起来有点不爽,但还是假笑的把一些重要事项宣布完后,让我们散会,虽然那些重要事项,我听起来一点都不重要,不过要不是安婷的敢言,这个会可能要又漫无目的一直开到下午,然后什幺事都没有做。

        散会后,我提醒着安婷,「妳讲话真的不要那幺直接好吗?总经理脸超臭。」

        她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用着超级名模生死斗的模特儿站姿,慵懒的对我说:「本来就是啊,总经理只是想看人家怕他的样子,每次开会都在浪费时间,我很忙欸,不然总经理来做我的工作,我去坐在他的位置玩接龙?」

        我就是笨蛋才会跟谢安婷说这件事,她天不怕地不怕的人,我是在帮她担心什幺,我应该先担心我自己,是的,下一秒,小月跑到我面前,对我说:「子晨姊,吉娜姊请妳去她办公室一趟。」

        安婷听到小月的话后,皱了皱她的眉毛,对着小月说:「胡小月,妳绝对不可以叫我安婷姊,妳可以叫我婷,或Anna,但加个姊,我可是不会接受的,乱叫的话我一定会去抢妳男友。」

        小月吓的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    「欺负小孩很好玩?」我说。

小月才二十一岁,夜间部大学都还没有毕业,正是分不清什幺是真话还是假话的年纪,如果她把这句话当真,我晚上又都不用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 安婷笑了笑,摸了摸小月的头,对着我说:「满好玩的。」我都还来不及再呛她,她就踩着她的高跟鞋,吵死人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 準备要被吉娜唸的时候,小月拉住了我,给了我一颗巧克力,然后对我说:「子晨姊,我们和好了,没事了,谢谢妳昨天听我说,然后,我要去努力工作报答妳了,」

        我看着小月的背影,觉得这幺可爱的女孩,应该值得被更好的对待,和好之后,就真的没事了吗?在我过去的经验来看,「好像没事」都是自己安慰自己最好的理由,好让自己继续在这段感情里沉浮。

我忍不住笑了出来,现在的我,都快自顾不睱了,居然还有心情去担心别人的爱情。

        我摇了摇头,回过神,準备去挨骂。

一打开吉娜的办公室,门都还没有关上,她就开始连珠砲的轰我,先是唸今天迟到的事,再翻出我三年前的第一次迟到,来公司六年也不过就迟到两次,被她唸的好像我让公司损失了上亿一样,我当然不是笨蛋,她就是想找我麻烦,所以不管我再讲的再多,都没有用,所以我通常都是呈现放空,左耳进右耳出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不是说今天我一定要看到情人节的行销企画吗?还有男性精品市场的数据分析,昨天就应该要给了我,妳到底在干幺?」吉娜很生气的对着我吼。

        每次她一这样乱失控,我就会觉得凯文跟她分手,绝对是他上辈子烧了好香。

        我指了指桌上的那份被一堆杂誌压在最下面,高达一百五十页的分析报告,昨天晚上就放到她桌上了,我忍不住羡慕当上主管的好处,就是把所有的事都丢给下属做,她就只要看杂誌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 吉娜从一堆杂誌里,找出那份分析报告,口都还没有张开,我就先下手为强,「情人节企画,昨天晚上我加班到一点多,已经mail到您信箱了,可能您早上还没有开电脑收mail,所以没看到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出去。」吉娜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 「是,经理。」我微笑的对着她的臭脸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虽然吉娜常公私不分,但因为太了解她的个性,所以我不会生她的气,甚至有时,我还满感谢她的,从我还是菜鸟时,带着我熟悉所有公司事务,工作多再加上她的情绪化,让我觉得只要我能做好这份工作,那我不管去哪间公司,都可以做的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 屁股都还没有坐到位置上,我就接到了妈妈打来公司的电话,「怎幺不接手机呢?」妈妈问。

        「刚在忙,没有听到。」我边回答边从包包里捞出手机,随手一滑,有十通未接来电,还有一堆讯息。

        「怎幺忙成这样,有没有好好吃饭啊?」妈妈依然是妈妈,就像十几年前,还没有和爸爸离婚的妈妈一样温柔,但当她选择离开我,选择和另一个男结婚,还生了小孩的时候,我身上虽然还是流着她的血,但我和她的距离,却已经变的好遥远。

        「有,妈,没事的话,我要先忙啰!」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 「晚上要不要过来吃饭?昨天妳叔叔去钓鱼,还买了一堆海鲜回来,妳不是最喜欢吃螃蟹,妈晚上想煮海鲜大餐,帮妳补补。」其实妈妈再婚的许叔叔,对我很好,但坐在那张餐桌上吃饭,我越努力的想要融入那天伦之乐,我就越像个局外人。

        「不了,我今天晚上可能还要加班。妈妳多吃点就好。」我真心觉得谢安婷根本错看我,我超级会讲话的好吗?

        妈妈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,「妈都快两个月没有看到妳了,妳忙吧,有空来吃饭,或是妈去你们公司找妳吃饭也可以啊!」

        「好,知道了,我会再找时间,妈,我先忙啰!」说完后,我挂掉电话时,发现谢安婷正风情万种的靠在我的办公桌旁,双手抱胸正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对妳没意思,收起妳的电,不用对我放。」我边打开电脑边说,打算继续完整上半年的行销业务成果分析报告。

        安婷笑了笑,「女人就是要随时随地充满电力,因为妳根本不知道,妳下一秒会遇到谁。」说完后,她突然用力的拍了我的背好大一下,连其他同事都看了过来,我痛的瞪着安婷。

        「讲过几百次了,叫妳不要驼背,胸部都那幺小了,还下垂的话,莫子晨,妳人生就结束了!」谢安婷没有去当教官实在太可惜了,她永远都在纠正我走路的姿势、穿衣服的配色、包包的种类,头髮的造型,只要我一个鬆懈就会被她嫌个半死,她随便一句话,就可以让正常的人得忧郁症。

(待续)

本文出自《不怕,寂寞》商周出版

不怕,寂寞(2)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