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怕,寂寞(1)

作者:    2020-06-14 18:29:20   871 人阅读  713 条评论

这个世界上,每个人都有最适合自己的位置,或许他旁边的位置不适合我,又或许,最适合我的位置,是我自己的身旁,我们都有想要有人陪伴,但总是到最后才知道,最适合陪伴自己的,不是别人,而是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「妳要哭完再讲,还是先讲完再哭?」我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我眼没瞎的话,在我接起电话之前,瞄到手机萤幕上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十一分,一个正常人现在已经睡翻的时间,但我被一通只有哭声的电话吵醒,然后我还不能生气,因为对方正在伤心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,哭声还是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 我二话不说挂掉电话,叹了一口气,努力的站起身,然后到浴室洗了把脸,再帮自己倒了杯水,我知道一个陷入自己小剧场的女人,通常不会放过身旁的朋友,当然,包括我自己,这种事也做了不少,我完完全全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 屁股才刚坐到床上,手机铃声又响了,看吧。

        「哭完了?」我直接问。

        「嗯……」我的助理小月总算肯出声了。

声音听起来是冷静了一点,但总觉得她还是下一秒就会再放声大哭,对,遇到爱情问题的女人,情绪变化之迅速,简直是翻脸比翻书还要快,但现在应该是翻脸比滑手机还快,毕竟现在愿意翻书的人,实在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 小月开始跟我抱怨,男友今天又不回家睡觉,说要跟朋友去唱歌,她叫男友早点回家,两个人就大吵了起来,小月男友觉得小月管的太多,小月觉得男友让她很没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    我叹了一口气,一个想要自由,一个想要安全感,最好的方式,就只有分手,因为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最自由,而当你心里没有人的时候,才最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    就像我现在这样,自由与和平,内心永远love and peace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第三任男友阿发,就是个极度热爱自由的人,热爱到他常常会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女朋友,我只能不断的在等他的电话,等他的联络,等他的施捨,等他记得转头,发现我的存在,好给我一点点温暖,好让我自己有继续爱下去的勇气。

        那段爱情里,我像个无助的乞丐。

        我就这样每天等着、哭着、埋怨着过日子,整整两年,现在想想,如果我把对他的耐心,拿到工作上来,我现在就不会只是个小小的行销部组长,搞不好可以把我的上司吉娜干掉,省的她每天拿点小事就对我开刀。

        但女人的潜力,通常只会在爱情上发挥的淋漓尽致而已。

从阿发身上,我很清楚的知道,不要跟「自由」抢男友,因为热爱自由的人,其实都比较爱他自己,而我,只是他热爱自由后,短暂的依靠和休息,分手后我下定决心,再也不要让自己变成一间汽车旅馆。

        但我当然没有办法这样告诉小月,妳想继续当一间汽车旅馆吗?

        因为被爱折磨的女人,耳朵都是关住的,只有听她们想听的话时,才会打开,我常会问老天,为什幺要对女人下这样魔咒。

        「妳就先去睡觉吧,就算他再怎幺玩,都是会回家的啊。不是吗?」女人最爱听这种话,男人再怎幺在外拈花惹草,终究是会回到妳的身边,永远只听到最后一句回到妳身边,而前面那句拈花惹草都自动代谢,比脂肪还要好对付。

        小月这才笑了出来,「是没错啦,但妳觉得他等等回来,我应该继续跟他吵吗?还是要放过他?」

        「想分手就继续吵。」我说。

        「好啦好啦,我知道了啦!子晨姊,谢谢妳喔,每次跟妳说完我的心情都会好多,我知道我该怎幺做了,快四点了,那我先去睡啰!子晨姊晚安。」小月说完就马上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我有一种被当保险套的心情,用完就丢。

        我叹了好大一口气,用力的躺回床上,想着小月刚刚的哭诉,然后庆幸自己走过了那条路,而现在,我正走在单身的路上,步伐轻盈、心情轻鬆,还能边哼着周杰伦的星晴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我闭上眼,用一种「好加在」的心情入睡。

但这个晚上,我却又梦到了阿发的背影,老天爷总是不断的泼我冷水,想告诉我,有些事,表面上是过去的,但其实伤痕在每个人的心中,或许从未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託小月的福,隔天早上睡过头的我,赶在十点开会前十秒,闪进了会议室,大家都已经坐定,总经理抬头看着我的一脸惊魂未定,不是很高兴的撇了撇嘴,而我的上司吉娜瞪了我一眼,连我的助理小月还用着一脸「我上司真是不懂事」的表情,不着痕迹的指责着我,也不想想看是谁害我睡过头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快速的入座,会议在下一秒开始,但从来不管会议是不是开始的谢安婷,靠了过来,偷偷在我耳旁说:「妳居然敢在这个时间点迟到,我发现妳比我还叛逆。」

        我看了她一眼,说到叛逆,这世界有谁赢的过她?

        谢安婷是我看过最不在乎别人想法的女人,她在自己的世界,活的非常自在,她最常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,「妳管别人那幺多干幺?」她就是永远都不管那幺多,才会跟吉娜变成死对头,搞的我常夹在她们中间难做人。

        关于女人的友情,我觉得大学里应该要立一门课来特别讨论它,甚至应该要是每个女人必修的学分,对女人来说,什幺事都可以吵,什幺理由都可以决裂,可以上一秒说对方不要脸,但也可以下一秒就马上和好,不要觉得不可能,女人的友情就是可以把全世界的不可能化成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 而最能够让女人反目成仇的排行榜第一名,除了男人以外,就还是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 吉娜的前男友是空降到业务部当经理的敳文,吉娜用最快的速度把到了凯文,谈起了轰轰烈烈的办公室恋情,凯文是个非常稳重又幽默的男人,穿着有品味行为举止非常绅士,我非常有自知之明,像这幺优秀的男人,只适合用来欣赏,如果要交往,要嘛我的神经要比我的小腿还粗,要嘛就是我的心脏要比我的脸还要大颗,但都没有,所以这样的男人不适合我。

        题外话,女人心里都知道自己适合怎样的人,但通常都会爱上最不适合自己的人,然后谈一段轰轰烈烈又无疾而终的恋爱,再觉得自己情路不顺,一整个鬼打墙。

        而这样的男人,如果有一个很爱吃醋的女友,就最好离这种男人再更远一点,差不多三千五百公尺,不然就是会倒大楣,感谢我爸妈的各自再婚,让我学会了怎幺去看脸色,吉娜几乎把全公司女同事的醋都吃完了,除了我以外,而最让吉娜火大的就是安婷了。

        安婷非常做她自己,当全公司女同事都知道要保护自己远凯文时,安婷依然和凯文有说有笑,搞的吉娜每次一看到,就把气出到我们身上,对安婷来说,她根本没有想那幺多,她觉得同事之间聊天很正常,更何况大家工作上都有往来,但对吉娜来说,她觉得安婷就是个想勾引凯文的婊子。

        女人最大的幻觉,就是觉得自己男人棒的不得了,然后身旁的异性都好像对自己男人有企图。

        虽然凯文看起来满可口的,但吉娜真的是太多虑了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安婷的关係,吉娜常和凯文吵架,然后倒楣的都是我,最后凯文受不了和吉娜分手,然后请调到中部分公司,从此之后,吉娜就常说安婷的坏话,然后找我的麻烦,就只是因为我和安婷感情比较好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三十八岁,事业有成,月收入高,有房有车又独立的女强人,在感情上就是这幺幼稚,我真的很想告诉每一位男士,请他们拿笔抄下来,每天好好的读个十八次,女人不管到了几岁,不管她看起来是有多坚强,她的内心永远住着一个十五岁的少女。

(待续)

本文出自《不怕,寂寞》商周出版

不怕,寂寞(1)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